央广网

临帖:莫把正路变歧路──张福义康国林书法临帖展的启示

2017-12-18 20:46:00来源:央广网

  

 

  近日,张福义、康国林二位书法家举办“古往今来”书法艺术临帖展。两位平均年龄已六十岁的书法家,在书法艺术上皆浸淫了五十年之久,其深邃的功力、不懈的探索以及各自的识见,让人读到了他们为什么在浮躁的世风下搞这样一个展览,为什么在号称全国书法最讲传统的天津做这样一个举动。他们通过这个展览要告诉我们什么?这个临帖展将会给我们怎样的启示?需要做一个预览式的解读。

  开篇之前,先说说什么是歧路。

  正路不用说,谁都明白,说说歧路。成语典故是古时候曾经发生的真实的故事,成语“歧路亡羊”是说一位叫杨朱的学者,他的邻居跑走一只羊,去了很多人去找,都没找到。问之说,之所以没找到羊,是因为山间岔道多,岔道上又有岔道,哲学家墨子听到这件事哭了。

  歧路就是岔道,在书法临帖这件事上,就像大家都在找的这只羊,正路上追,岔道上寻,但怎样找到书法艺术这只“羊”,真的是能把人整哭了的事。有时本来在“正路”上走,走着走着进了岔道;有的在正道上走却是一个环形路,几十年下来就是天津卫俏皮话说的:白牌电车──围城转。

  所以,临帖固是通衢大道,但到达“彼岸”误区多多。

  误区之一:临帖越临越像,越像越临。

  张福义是沽上著名书法家龚望先生高足,追随先生学书法、学篆刻、学传拓、学鉴定字画,几十年来孜孜矻矻不释刀笔,先生告诉他临碑帖不是在如何“像”上下工夫。康国林亦是如此,其书法拜宁书纶、孙伯翔为师,在魏晋上着眼用力,四体兼佳,一直在“似与不似”之间寻找书艺之正路。

  二人在这个观点上看法尤其相似,认为当今书法之误区是临帖“越临越像,越像越临”。

  书法是个很高深的艺术,但现在的许多教学观点是,临帖必须每一笔每一画都和原帖一样,更有甚者将临的字与帖叠放,做到重合为最高境界。此是一误区。

  在临帖问题上古往今来高谈阔论极多,但明代赵宦光在《寒山帚谈》说得很有哲理,他说:“初临帖时,求其逼真,勿求美好;既得形似,但求美好,勿求逼真。”初临帖一定求逼真,但一定细细咀嚼后面“既得形似”四字,就是说不是让你临到和原碑帖一样,而是“既得形似”之后就不要再求逼真,而可以求“美好”了。

  东方艺术都在求一个“似”,不求特别“像”,像就等于是现在的照相术复印机,书画艺术最忌讳的就是这两样,但它要求“似”,所谓的“似”其实也有形似在其中,也是很像,但它要求的不是形似而是神似,其骨力丰神的“似”比外貌“复印”一样的似是不同的。一定要尽力去理解形似和逼真两个词义的不同。理解了,书艺就不会“围城转”了。

  但是,决不能打着“形似”之幌,去行不用功之实。张福义、康国林认为,之所以搞这样一个临帖展,就是想把形似和逼真的区别铺展出来,供大家批评供大家参考。把临帖当做一种“像”的追求,精神可嘉,其初衷可赞,但总是围着几本帖打转转,找不到精髓所在,没有韵致,乏匮文气书气,终是下一等也。

  误区之二:临帖多多益善,不嫌其多。

  张福义、康国林在展览上展出的临帖说不上林林总总,但也算得上洋洋大观。康国林在市老年大学等处教授书法27年,从各方面汇总的信息看,许多人认为想要“创新”,创出独立的书体,必须增加营养成分,甚至认为书法就是一锅腊八粥,各种米各种果品放进去愈多愈佳、愈多愈妙。前些年就有书家以临百种书体碑帖而自矜。他们认为此乃误区也。

  中国汉字三千年,流传下来的各种金石文字以及碑帖敢说汗牛充栋不可胜数,作为书法家,特别是有追求的书法家,终生都在为“创新”而努力,这是有抱负有作为的书法家的正路,然而许多人进入“多多益善”这个歧路上了。

  我们先剖析一下书圣王羲之,看看他是临多少帖擅多少体。《书小史》称其少有美誉(少年成名),善书,为古今之冠。草隶八分飞白章行,备精诸体,自成一家之法。草隶、八分、飞白、章草、行书,没有钟鼎、石鼓、甲骨乃至大小篆,据史载,他十二岁时偷看了其父藏于枕中前人的《笔势传》,于是书艺大进。这说明什么?王羲之不是遍临诸碑帖的,但是他从少年学卫夫人书,及后渡江北游名山,才见李斯曹喜钟繇梁鹄及蔡邕等,乃于众碑学习,遂成一代宗师。

  在临帖上,清代周星莲《临池管见》云:“初学不外临摹,临书得其笔意,摹书得其间架。临摹既久,则莫如多看、多悟、多商量、多变通。”此话颇有道理,与其走一村过一村匆匆忙忙地赶路,真的不如在一个或几个村“住”下来,做深度游。那种囫囵吞枣式的临帖,不知枣的滋味,未理解碑帖内中的神韵所在,即使吞入肚中,依然是未经过咀嚼的“原枣”。书法离不开“多看、多悟、多商量、多变通”的。

  误读之三:临帖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变成针”。

  临帖必须有一个正确的选择,入眼高入手高书必不俗,这是被无数书家验证了的真理。张福义以唐楷入手,这似乎是已被公认的入径,但他很快追及魏晋,尔后上溯秦汉金石。他此次展出的临新莽嘉量,确让人眼前一亮。书法亦有“出子午谷”之妙奇也。秦汉金石是中国书法的上层建筑,同时又是后人学习书法的高古正途。新莽是中国十分奇特的一个朝代,十有四年而亡,但新莽“嘉量”亦是书法的一个特立独行的高峰,那独特的小篆结体、劲拔挺瘦的笔画,成为书法史上虽然昙花一现,但惊艳千年的书体。张福义展览中的“新莽嘉量”此幅的临写,写出了神气,写出了骨力,写出了金石气息,更写出来自己的风骨。

  这不仅是靠日以继夜地写,更多的是腹中的诗书眼底的识见,如此方能腕底有出神入化之法书也。

  临帖必须融会贯通,康国林临写的行草四大家书法,米芾、王铎、傅山、张瑞图,尤可见其行草的功力也。楷行草是书法递进的台阶,上一级犹上一层楼也,康国林以深厚的功底,在众行草大家中讨消息,不以狂怪机巧取捷径,更不上野狐禅之歧路,在通衢正途上精进,堪赞堪佩也。

  临帖要东张西望,要左顾右盼,要勤思常悟,要怪思入理。同时还要“思接千载,视通万里”,与古人对话和名碑交心,但尽量不与时尚交臂,切莫“只低头拉车,不抬头看路”。有的时候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”是误区,功夫一旦进入“南辕北辙”的行进状态,虽是“正路”,但离我们的书艺本旨会越来越远。这或许就是张福义、康国林两位书法家搞“古往今来”书法艺术临帖展的初衷。

 

 

  文末笔者再赘语,以此共悟:

  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。正路和歧路,金针度与人。

  (作者:姜维群)

编辑: 苏平

临帖:莫把正路变歧路──张福义康国林书法临帖展的启示

近日,张福义、康国林二位书法家举办“古往今来”书法艺术临帖展。两位平均年龄已六十岁的书法家,在书法艺术上皆浸淫了五十年之久,其深邃的功力、不懈的探索以及各自的识见,让人读到了他们为什么在浮躁的世风下搞这样一个展览,为什么在号称全国书法最讲传统的天津做这样一个举动。他们通过这个展览要告诉我们什么?这个临帖展将会给我们怎样的启示?需要做一个预览式的解读。

重庆幸运农场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 幸运农场官网 pk10北京赛车比赛 幸运农场中奖助手
幸运飞艇开奖视频链接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 幸运飞艇冠亚和公式 幸运农场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