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广网

全科医生越来越吃香 目前缺口约有9万人

2018-01-14 10:42:00来源:人民网

  合格的全科医生能解决患者80%以上的健康问题。遇到复杂、严重的疾病,全科医生也可以及时判断并转诊,减少了病人选择科室的盲目性

  1月的北京,寒风刺骨。家住朝阳区青年路的薛大爷7点就出门,专程坐车1个多小时,赶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10层的全科门诊看病。“从东边过来还挺远,但我找这儿的马医生看病很多年了,我就信她。”薛大爷今年70岁,患有冠心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多种慢性病,平时看病挂专科,一名医生只看一种病,“到这里看病,找马医生一人就全解决了。”

  81岁的任奶奶家住地坛一带,也常去安贞医院全科门诊看病。“我身体不大好,除了糖尿病,平时感冒发烧也来这里瞧瞧。”在她看病的全科门诊2诊室门外,排队的大部分是老年人。

  “从老年人角度讲,我觉得医院办全科门诊挺有必要的。”薛大爷说,“如今患多种慢性病的老人很多,看全科医生更方便,也更让人放心。”

  薛大爷说的马医生,就是安贞医院全科医学科主任医师马立萍。据她介绍,一些患者搞不清该看哪个专科,就索性来这里找全科医生。“他们大部分是老年慢性病患者,在全科门诊基本都能治疗,不用再去找专科看病。”

  早在2009年,安贞医院就建立起全科医疗科,成为北京最早设置全科门诊的三甲医院之一。

  一家综合性医院,为何要设全科门诊? 安贞医院全科医疗科主任王以新认为,医院开设全科门诊,大大方便了病人就医。“最早我们看到有不少患者来医院看病,却不知去哪个科室,比如有人头晕、心慌,但不清楚病因在哪。这些患者往往挂了号找医生一看,被转到另一科室。”

  全科门诊早先被当作一个“大分诊台”,患者来到医院,先由全科医生看病,然后被指导去相应的科室。现在,安贞医院的全科门诊主要服务于初诊、各种慢性病以及需要双向转诊的患者,可以对内分泌、呼吸、糖尿病、脑血管疾病等开展小范围辅助检查,还建立了初筛门诊,在紧俏科室挂不上号的患者先被分流到这里。

  目前,该院全科门诊有在职医师11名,包括主任医师2人,副主任医师3人,主治医师6人,还有退休返聘专家数人。“我们的日门诊量在700人以上,每周接诊人数在整个医院排名前三。”王以新说。

 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也是一家较早开设家庭医学科(全科)的大型综合医院,他们推行门诊“先全科、后专科”就诊模式。患者来这里就诊,首先会有全科医生对病人进行初步诊断,一般的病情由全科医生直接处理,遇到需要分诊的病人,再转移到专科治疗。

  “根据国际经验,合格的全科医生能解决患者80%以上的健康问题。遇到复杂、严重的疾病,全科医生也可以及时判断并转诊,减少了病人选择科室的盲目性。”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全科医生刘瑞红说。

  只有树立全科医学理念,才能做到全方位全周期照护病人。居民来社区看病,逐步与医生建立熟人关系,可以增强医患双方的熟悉度和信任度

  全科医生在三甲医院只是少数,更多人则扎根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。2015年底,深圳罗湖医院集团开出30万元以上年薪,公开招聘全科医生服务基层,一时间吸引了全国医生的目光。

  “在发达国家,全科医生主要在基层为居民提供长期的初级卫生保健服务,他们是居民健康的守门人。”罗湖医院集团院长孙喜琢说,“培养一名全科医生,最难的还是在理念。”他认为,许多医生虽然通过了医院的全科轮转培训,但在理念上仍跟专科医生没差别。

  为了转变全科医生的理念,罗湖医院集团请来两位澳大利亚资深全科医生。作为高级顾问,他们每年2次、每次至少2周,来到这里的社康中心带教、培训。

  “先进的全科理念,帮助我重新认识了医患关系。”罗湖医院集团文华社康中心全科医生陈晓敏感慨,在全科医疗发达的国家,全科医学理念是“一切以病人为中心”,不仅医患关系融洽,病人往往也愿意反复去找全科医生看病,“只有树立全科医学理念,才能做到全方位全周期照护病人。”

  何善娴是北京市朝阳区大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全科医疗组负责人,该中心也是安贞医院第二门诊部,在全科力量上得到上级医院大力支持。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之前,何善娴是安贞医院呼吸科医生,2013年经过转岗培训,成了一名社区全科医生。身份的转换,让她体会到全科医学在健康理念上与专科的区别:“专科对疾病关注得多,而全科医学不只关注疾病,更关注人本身。居民来社区看病,逐步与医生建立熟人关系,可以增强医患双方的熟悉度和信任度。”

  在刘瑞红看来,相比专科医生,全科医生不仅要治疗各种疾病,还得强调医患沟通,向患者解释病因、介绍治疗方案和疾病预防措施,这些细节在专科医生那里体现不够。

  “我们培养全科医生的最大特点,就在于理念先进。”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副顾问医生蔡飞跃介绍,“作为一名全科医生,无论何时,都不能忘记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。”

  很多基层医院与上级医院缺乏上下联动,导致全科医生服务水平上不来,难以取得居民信赖,难以发挥分级诊疗、双向转诊的作用

  2011年出台的《国务院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到2020年我国要基本形成统一规范的全科医生培养模式和“首诊在基层”的服务模式,基本实现城乡每万名居民有2—3名合格的全科医生。

  据国家卫计委统计,截至2016年底,我国注册执业的全科医生共有20.9万人,占执业(助理)医师的6.6%,每万人口拥有全科医生1.51人。《“十三五”全国卫生计生人才发展规划》提出,到2020年,全科医生应达到30万人以上。据此计算,我国全科医生缺口有9万多人。

  “过去,由于基层社康中心功能不完善,再加上居民不信任,患者连普通感冒都要挤到大医院去看,这就造成了医疗资源的不平衡发展。要想改变现状,推进全科医学发展成为关键。”孙喜琢说。

  “学校不重视、社会不理解、制度没跟上。”陈晓敏为我国全科医生的发展现状总结了三大难题。“我的大学专业是临床医学全科医学方向,全班有100多人,毕业时只有我一人选择了当全科医生。”

  陈晓敏介绍,全科医学是临床医学二级学科,而全国高校中开设该专业和课程的学校并不多。“即便在这个学科读书,校园里所学的内容也多是理论知识,缺乏实践经验。”

  全科医学要得到人们的充分理解和认可,也还需要时间。“我刚工作那会儿,‘不努力就去当全科医生’,是医院领导用来敲打员工的一句口头禅。”罗湖医院集团东门社康中心全科医生张潇潇说。

  “加强对全科医生的培养,已经迫在眉睫。”孙喜琢表示,目前罗湖医院集团与国内15所高校开展了全科医生联合培养合作。以安徽医科大学为例,该校全科医学专业的学生前3年在学校学习,后2年需要到罗湖进行实践培训。“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迅速扩大全科医生队伍。”

  张淼淼是首都医科大学全科医学系研究生,已在安贞医院轮岗培训近2年,她分别在妇产科、呼吸内科、血液科、精神心理科等多个科室学习,现正在全科门诊培训。“在北京等大城市,患者对全科比较了解,但在小地方,不只医院缺少全科医生,很多人都不知道全科能干啥。”

  王以新指出,全科岗位要留住人,医生的待遇必须提高。“比如在澳大利亚,同样条件下,越是边远地区的医生收入越高。而在我国,全科医生的收入水平普遍较低。”

  陈晓敏说,深圳罗湖医改的一个重要举措,就是探索建立总额包干、结余留用、超支分担的激励约束机制,“这对于以预防为主、开药少、不开刀的全科医生来说,收入水平的提升尤其明显。改革后,我的年收入是之前的2倍。”

  壮大全科医生队伍,三级医院与基层医院建立“紧密型医联体”大有可为。“2010年,安贞医院和附近的大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立紧密型医联体。通过实践,我们认为三级医院建立全科医学队伍,最主要的就是能发挥紧密型医联体的牵头作用,把基层全科医生水平提上去。”王以新在调研中发现,松散型医联体难以保证基层医疗机构的业务质量,“要强化基层全科,必须加强师资、学习和培训,然而很多基层医院与上级医院缺乏上下联动,导致全科医生服务水平提不上来,难以取得居民信赖,难以发挥分级诊疗、双向转诊作用。”

  大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医疗、教学、科研上全部和安贞医院挂钩,医务人员互相轮岗坐班,在管理上沿袭三级医院模式,人员素质、临床实践能力都强一些。

  “这里的护士都有全科意识。”何善娴说,“前不久,有个病人只说是肩痛来开点止痛药,护士在交谈中察觉到导致病人肩痛的可能不是肌肉问题,怀疑是心梗症状,于是赶紧联系上级医院开通‘绿色通道’,病人得以及时做心脏支架手术。医护人员的全科意识帮那位病人抢回一命。”

  大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士长贺孟萍介绍,医院会定期安排人员到安贞医院轮转岗位,缺乏什么科室的护理经验,就派去相应科室锻炼,每次至少3个月。“这种做法发挥了紧密型医联体和三级医院建设全科医学的作用,医生和护士往上走可以提升业务水平,往下走可以锻炼服务意识。”记者 吕绍刚 邱超奕

编辑: 王子衿

全科医生越来越吃香 缺口约9万人

合格的全科医生能解决患者80%以上的健康问题。遇到复杂、严重的疾病,全科医生也可以及时判断并转诊,减少了病人选择科室的盲目性。

七乐彩开奖号码 湖北快三预测 内蒙古11选5开奖 远博娱乐注册网址 天津11选5玩法介绍
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山西十一选五手机版 7星彩票是做什么的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奖金